回上一頁

「GOT」-槍兵指揮官介紹

蕾拉·莫爾蒙

稀有度:

定位:槍兵III】【暴擊II

產出途徑:神聖預言

技能:

【熊島之誓】槍兵暴擊率增加

羈絆:

【北境之盾】與梅蘭達·黎德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30%

【家族之光】與瑪格麗·提利爾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30%

背景故事:

熊島的女孩和男孩一樣強壯,從小就擅長戰鬥與狩獵,但蕾拉或許是個例外。她是“熊老”杰奧·莫爾蒙堂弟的小女兒,初生時身體孱弱,有著熊島其他女孩罕見的美貌和纖柔聲音,小時候病懨懨的蕾拉並不受姐妹們的喜歡,她們都嘲笑她是“小甜餅蕾拉”。但隨著年齡的增長,蕾拉展現出罕見的速度和冷靜,在戰鬥中多次擊敗老練的對手。這和她纖細的外表形成強烈的反差,讓她聲名赫赫。莫爾蒙家族曾經想過讓她像個普通貴族少女一樣去聯姻換得家族的和平,但她的父親最終還是尊重她的天賦和心願,讓她成為了一名戰士。

北境陷入混亂之時,蕾拉帶著一支熊島的騎兵小隊前去支援史塔克家族。蕾拉並不多話,但她說的話都很有趣,令她的騎士們印象深刻。

“真正的捕獵者安靜而迅速,昂首屹立時,我們比任何人都高大,以貌取人者必將殞命。”



瑪格麗·提利爾

稀有度:

定位:槍兵II】【暴擊II】【科研I

產出途徑:神聖預言

技能:

【薔薇的冠冕】槍兵暴擊時使目標防禦減少,持續2回合

羈絆:

【家族之光】與蕾拉·莫爾蒙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24%

【談判官】與血鬍子巴里特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20%

【科研大學士】與瓦里斯共同上陣,內政時幸運加成20%

【家族守護】與朱利恩·伊倫伍德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16%

背景故事:

瑪格麗·提利爾,人稱“高庭玫瑰”,出身河灣地提利爾家族,也是梅斯·提利爾唯一的女兒,“百花騎士”洛拉斯之妹。
她有著與年齡不相符的智慧和謀略,處事圓滑,八面玲瓏。這一點得益於機敏多智的祖母“荊棘女王”奧蓮娜的教育。
“我要成為唯一的皇后。”是她唯一的目標。在五王之戰中,她嫁給最有希望笑到最後的藍禮·拜拉席恩,不料他卻意外離世。在喬佛里國王即位後,她便向蘭尼斯特家族靠攏,並最終入主君臨城,成為喬佛里的皇后。她熟諳局勢,深知蘭尼斯特需要提利爾家族的支持。善於得到民心,這是瑪格麗最強勁的武器。溫柔賢淑,她在宮中討得國王丈夫的恩寵;平和親民,她在宮外深受下層百姓的愛戴;人心是權力的基礎,深知這一點瑪格麗就這樣慢慢在君臨城扎穩根基,鞏固了自己的王后地位。



血鬍子巴里特

稀有度:

定位:槍兵II】【輸出II

產出途徑:神聖預言、叛軍營地

技能:

【戰爭之痕】槍兵攻擊時有機率將防禦轉為攻擊(最多轉換5次,持續3回合)

羈絆:

【陷陣先鋒】與巨人賽格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20%

【談判官】與瑪格麗·提利爾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20%

【狂暴烈槍】與亞爾斯蘭·馬泰爾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16%

背景故事:

在自由貿易城邦之間周旋的僱傭兵團中,貓之團是出了名的言而無信,經常對雇主倒戈相向。但考慮到他們強悍的戰鬥力,很多雇主願意在孤注一擲的時候聘請他們。貓之團的團長是個叫做“血鬍子”巴里特的傢伙,這個綽號不止來自於他血紅的毛髮,更暗示了他手底下的累累血債。

事實上,淵凱的賢主大人們也聘請過貓之團,來抵御龍女王的進攻。然而城市淪陷得太快,以至於巴里特都還未趕到戰場。得知淵凱是被次子團倒戈攻下的,這個傭兵頭子更是異常惱怒。

當龍女王離開後,淵凱的賢主為了復辟奴隸制度,又找上了貓之團。這次,巴里特沒有再錯過機會。他帶人潛入淵凱,用當初無垢者們使用過的偷襲方式,終結了他們對這座城市的控制。這一舉動無異於對彌林女王宣戰。但瘋狂的“血鬍子”可不怕那個白髮小姑娘。



瓦里斯

稀有度:

定位:【槍兵II】【科研III

產出途徑:商城-每日特惠

技能:

【蜘蛛的計網】科研速度增加

羈絆:

【科研大學士】與瑪格麗·提利爾共同上陣,內政時幸運加成20%

【科研學士】與亞爾斯蘭·馬泰爾共同上陣,內政時信仰加成16%

背景故事:

他的情報網遍及各地,任何信息都逃不出他的手掌,他也因此得到了“蜘蛛”的稱號。
他看起來只是個圓圓胖胖的光頭,卻同時是名偽裝大師,可以輕易改變自己的形象,從而令旁人無法認出。 “為何在你們這些王公貴族的權力遊戲裡面,永遠是無辜的人受苦最多?”也許與艾德·史塔克交談時的這句話吐露了瓦里斯的心聲——他嚮往秩序和平衡,相信秩序能帶來和平。這也是他行動的原則。在錯綜複雜的權力遊戲中,他不效忠於任何一方,他只做有利於平衡的事——為此,他可以幫助任何一方,也可以反對任何一方。



安妮·海塔爾

稀有度:

定位:槍兵II】【醫療II

產出途徑:緊急委託

技能:

【學城的智慧】治療速度增加

羈絆:

【醫療學士】與綠先知賽門共同上陣,內政時信仰加成16%

背景故事:

安妮是“舊鎮老翁”雷頓·海塔爾伯爵的孫女,參天塔繼承人“歡笑”貝勒的女兒,但她更被人廣為人知的稱號是“無所不知的安妮“。即使雷頓伯爵膝下兒孫無數,安妮永遠是他願意帶在身邊並傾聽意見的那個。這個女孩的博學強識,讓學城裡的很多學者都難以企及。

安妮在幼年時便身體羸弱,但是七神給予她超乎常人的智慧和機敏。她從學城的書籍中自學了七門語言,並以此閱讀了大量史書傳記、風物地理。這種博古通今的智慧讓她總能洞悉局勢,為父親和祖父獻上真知灼見。

在五王之戰中,她建議海塔爾家族舉旗但不支援,坐收漁利。到了戰後,她察覺到梅斯·提利爾公爵的無能怯懦,勸告父親轉而支持藍道·塔利伯爵,從政局中攫取更多利益。現在,她正幫助父親督造艦隊,準備對抗鐵民,奪回海塔爾的領地。

“我的所有財富和權力,都抵不上我小女兒的智慧。”——貝勒·海塔爾爵士



梅蘭達·黎德

稀有度:

定位:槍兵II】【生命I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家族任務、流亡者要塞

技能:

【澤地的秘術】槍兵生命增加

羈絆:

【榮耀巡查官】與朱利恩·伊倫伍德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16%

【北境之盾】與蕾拉·莫爾蒙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24%

背景故事:

由於梅拉和玖健被父親霍蘭·黎德派去北境護衛史塔克的男孩,梅蘭達作為黎德大人的堂親,承擔起了灰水望的諸多事務。她是個心智早熟的女孩子,謹慎又有耐心。很多人說澤地人長得像青蛙(其實他們只是個子矮一點),梅蘭達從不反駁,覺得這是個很好的偽裝。只要她不像青蛙,就沒人認得出她是澤地的戰士。

世事總是出乎人們意料。鐵民們乘著五王之亂,攻占了卡林灣,扼住了頸澤的咽喉。梅蘭達奉命去尋求幫助,解決危機。波頓家族的私生子響應了澤地人的求援,但是黎德大人卻警告梅蘭達此人不可信任。鑑於托倫方城和深林堡都已經淪陷,梅蘭達決定帶上自己最厲害的手下親自去卡林灣。不管那裡屬於海怪還剝皮人,她都要幫助少狼主羅柏·史塔克打開回到北境的道路。



亞爾斯蘭·馬泰爾

稀有度:

定位:槍兵I】【輸出I】【科研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家族商店

技能:

【烈陽之槍】槍兵攻擊增加

羈絆:

【科研學士】與瓦里斯共同上陣,內政時幸運加成10%

【狂暴烈槍】與血鬍子巴里特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10%

【多恩之戟】與朱利恩·伊倫伍德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8%

【復仇者】與麻雀武士費斯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8%

背景故事:

“你不該是個私生子,亞爾斯蘭。要我說,你可真是個如假包換的馬泰爾。”

“紅毒蛇”奧柏倫親王總是比武間歇跟他開玩笑。亞爾斯蘭·沙德聽到這種話總是放聲大笑,然後挺起手中的長槍跟他的這位堂叔再試幾招。他的堂叔不僅是他的槍術老師,也是一位摯友。

可令他震驚的是,奧柏倫的玩笑竟然成真了。 “紅毒蛇”殞命君臨的消息傳來,道朗親王卻面無表情,異常冷靜。親王召來亞爾斯蘭,賜予了他馬泰爾家族的姓氏,並任命他為陽戟城和流水花園一線的巡查官。即使暴怒的亞爾斯蘭拒絕接受任命,道朗親王也不予理睬。

“你尋求的不應該是複仇,而是多恩的安全。”
“恕我無禮,殿下,但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比你更像一個馬泰爾。”



朱利恩·伊倫伍德

稀有度:

定位:槍兵I】【輸出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家族任務、流亡者要塞

技能:

【骨路之旗】槍兵攻擊增加

羈絆:

【榮耀巡查官】與梅蘭達·黎德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10%

【家族守護】與瑪格麗·提利爾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10%

【多恩之】與亞爾斯蘭·馬泰爾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8%

【慈悲之心】與麻雀武士費斯共同上陣,出征時才智加成8%

背景故事:

自從安德斯·伊倫伍德大人的長子戰死後,朱利恩成為了這個古老家族最重要的男性子嗣之一。憑藉一身的武藝和機敏的頭腦,他被任命為骨路巡查官,拱衛伊倫伍德城,防範來自北部的侵襲。更重要的是,他也是崔斯丹·馬泰爾王子的心腹,兩人從小一起在伊倫伍德城長大。安德斯伯爵對王子視如己出,而朱利恩的頭銜則全部由道朗親王親自冊封。

當艾拉莉亞夫人和沙蛇們發動叛亂時,朱利恩正在骨路巡邏。得知這些叛亂者弒殺了親王和王子,他悲痛欲絕,怒不可遏。但骨路巡查者的身份又不允許他離開要塞。這位高貴的戰士陷入了深深的痛苦當中。從那以後,除了守衛骨路的誓言,朱利恩立下了另一個毒誓:他會用長槍會刺穿這些叛徒的頭顱,不論代價是什麼。

“我忠於多恩的土地……也忠於我的朋友。”——朱利恩·伊倫伍德



麻雀武士費斯

稀有度:

定位:槍兵I】【防禦I】【科研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家族商店

技能:

【七神的指引】槍兵防禦增加

羈絆:

【科研學士】與火斧雷蒙德共同上陣,內政時幸運加成8%

【慈悲之心】與朱利恩·伊倫伍德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8%

【復仇者】與亞爾斯蘭·馬泰爾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8%

背景故事:

在成為修士之前,費斯是雷耶斯家族一個分支的繼承人。 “卡斯特梅的雨季”發生時,雷耶斯家族退守地下,泰溫公爵封死洞穴淹死了紅獅家族的眾人,唯獨費斯因為遠在他鄉得以倖免。費斯為了復仇而聚集了一小撮士兵,但在大麻雀途徑他們住所的時候,費斯目睹貧苦民眾對大麻雀的敬愛,深受觸動。和大麻雀交談後,他放棄了復仇,成為了一名服務七神和民眾的修士。

不同於普通的修士,費斯從未放棄使用暴力。他擅長使用武器,為了守護大麻雀和教團而對敵人冷酷無情。他堅持苦修,即便到了六十歲仍然看起來強壯而年輕。在星辰武士團中,他話不多,但是人們願意向他傾訴。他的冷靜和穩重帶著讓人安心的感染力,和他的武器一起守護著眾人。

“總要有人為了守護信仰而揮刃。”——費斯



具體說明內容,以遊戲內實際顯示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