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GOT」-騎兵指揮官介紹

珊莎·史塔克

稀有度:

定位:騎兵III】【輸出III

產出途徑:商城-貴族禮包

技能:

【北境的春曉】騎兵衝鋒機率增加、衝鋒造成的傷害增加

羈絆:

【北境奔狼】與羅柏·史塔克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30%

【至高統帥】與蒙戈卡奧共同上陣,出征時才智加成30%

背景故事:

在艾德·史塔克的五個孩子中,珊莎·史塔克是被以“淑女”為目標而教育的,她給自己的冰原狼也取名為“淑女”,也可看出,這個天真少女兒時的人生理想。
與活潑頑皮的妹妹艾莉亞不同,珊莎性格淑靜安分。然而,天不遂人願,命運打碎了公主和白馬王子的夢幻愛情,也讓她離成為賢妻良母、安度一生的理想越來越遠。
當艾德·史塔克在君臨遇害,哥哥羅柏舉兵南下後,被困宮中的珊莎就已失去自由,甚至被迫嫁給小惡魔提利昂。在喬佛里國王去世後,她又在小指頭貝里席的安排下逃離君臨,顛沛流離,數度落入虎口。 “禮貌是貴婦人的盔甲。”淑女之夢破滅的珊莎學會瞭如何保護自己。苦難造就智者,珊莎從一個無知少女,歷經一次次艱險成長為成熟的女性,最終回到了臨冬城,從哥哥瓊恩·雪諾手中接過北境的轄權,成為了名副其實的臨冬城夫人。隱忍是弱者在亂世中生存之道,正因深諳此道,無論身處何等絕境,珊莎終能化險為夷。



蒙戈卡奧

稀有度:

定位:騎兵II】【群傷II

產出途徑:神聖預言

技能:

【多斯拉克之血】騎兵衝鋒時,召喚草原騎兵奔襲整個戰場,對全體目標造成傷害

羈絆:

【至高統帥】與珊莎·史塔克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24%

【劫掠之王】與塞布麗娜·葛雷喬伊共同上陣,出征時才智加成20%

【馳騁鐵騎】與遊騎兵凱文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16%

背景故事:

丹妮莉絲的丈夫卓戈有著很多忠誠的血盟衛,蒙戈便是其中一位。但在卓戈死後,蒙戈卻並不願自盡,也不願追隨丹妮莉絲。他認為卓戈的理想並未實現,他號召眾人追隨他,實現卓戈原本的心願,此舉卻被眾人視為背叛,將他逐出了卡拉薩。

蒙戈僅帶著自己的馬和一把曾經屬於卓戈的亞拉克彎刀離開了卡拉薩,來到了自由貿易城邦潘托斯。他在那裡經歷了難以想像的苦難,但最終得到了自己的軍隊,而後又帶著它回到了維斯·多斯拉克。這一次,他得到了眾人的信任與尊重。當他成為蒙戈·卡奧的時候,他舉起了卓戈的彎刀,騎著駿馬,向遠方的維斯特洛宣告:“我要把你們獻給我的卡奧,他是我的過去,現在,與永久。”


“我不會再重蹈父輩的覆轍了。”——馬索斯·提利爾



塞布麗娜·葛雷喬伊

稀有度:

定位:騎兵II】【暴擊II

產出途徑:神聖預言

技能:

【鐵種的古道】騎兵攻擊時增加騎兵暴擊率,持續2回合

羈絆:

【劫掠之王】與蒙戈卡奧共同上陣,出征時才智加成20%

【女戰士】與水舞者錫娜拉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16%

背景故事:

每次有粗野的鐵民水手讓塞布麗娜別擋道的時候,她總能把那把鋒利的手斧砍在合適的地方,警告對方說話小心。塞布麗娜的爺爺是科倫·葛雷喬伊大王的弟弟,巴隆大王的叔叔。她自己對海怪的姓氏並不感興趣,但很難說她和巴隆大王不是一類人。他們一樣果決,殘忍,且固執。只不過塞布麗娜長得可漂亮多了。

塞布麗娜的綽號叫做“九指女”。很顯然,她在年輕的時候也玩過鐵民的傳統遊戲“手指舞”,而且丟的只是一根手指,而不是命。那次賭贏之後,她擁有了第一條長船,和幾個承認她領導的水手。然後她就去盾牌列島“遊歷”了一圈,付了“鐵錢”。這是每個葛雷喬伊的必經之路,不遵“古道”者,就無法得到淹神的賜福。

“比起像個懦夫一樣花錢買東西,我更喜歡從屍體上拿。”——塞布麗娜·葛雷喬伊



水舞者錫娜拉

稀有度:

定位:騎兵I】【輸出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家族任務、流亡者要塞

技能:

【潛蛇之舞】騎兵攻擊增加

羈絆:

【女戰士】與塞布麗娜·葛雷喬伊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10%

【神秘武士】與遊騎兵凱文共同上陣,出征時才智加成8%

背景故事:

作為一個自由而驕傲的布拉佛斯人,勇敢的錫娜拉選擇成為一名劍士。她的老師是海王的首席劍士西利歐·佛瑞爾,而她是大師手下最好的學生之一。她經常在港口的泰坦巨人腳下與人比武,用著水舞者的細劍。無人知曉她的名字,就像沒人能夠擊敗她。她喜歡從手下敗將的身上取走一件配飾作為戰利品,這是人們對她最深的印象。

直到那天,一個無面者被派來殺死她。

錫娜拉抽出她的劍,發現對方使用的亦是“水之舞”。她收起劍,問那個瘦小的傢伙:“你是個無面者,卻使用水舞者的劍法。我有理由知道你的名字。”

“女孩沒有名字。千面之神說‘水舞者’錫娜拉今天會死。女孩服侍千面之神。”

“那好吧,女孩。你知道我的老師是怎麼說的嗎?當死神找上你的時候,你應該回答……”

“時辰未到。”



遊騎兵凱文

稀有度:

定位:騎兵I】【輸出I】【建造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家族商店

技能:

【黑衣之靈】騎兵攻擊增加

羈絆:

【馳騁鐵騎】與蒙戈卡奧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10%

【神秘武士】與水舞者錫娜拉共同上陣,出征時才智加成8%

【建築總管】與鐵金庫的簡妮共同上陣,內政時才智加成8%

【資源徵收官】與泰伯特·佛雷共同上陣,內政時謀術加成8%

背景故事:

在小時候,凱文·卡史塔克從未想過自己的使命是什麼。他的父親是卡霍城前任城主瑞卡德·卡史塔克的弟弟,在凱文還是個嬰兒的時候便死去。而他在七歲就被送往舊鎮,成為了一名學士,並很快拿到了代表歷史的紅銅鏈環。然而不久他就被學城開除送往了絕境長城,他對某些神秘事物超乎尋常的關注引起了其他學士的警覺和不安。

成為守夜人的凱文堅持異鬼的存在,並用黑曜石製作成武器隨身攜帶。守夜人並不相信他的說法,但莫爾蒙默許了他時常獨自出城的行為,不知不覺,凱文成為人們口中的“幽靈遊騎兵”。

雪諾來到長城後,凱文注意到了這位史塔克遠親的不同尋常。當雪諾陷入危機之時,凱文毫無保留地貢獻了自己的知識和技術,以及武器。

“真相偶爾看起來十分荒謬,但當你把它放入歷史的長鏈,你會發現格格不入的一切倏然間順理成章起來。”——凱文·卡史塔克



安德莉亞·唐德利恩


稀有度:

定位:騎兵I】【生命I】【生產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家族商店

技能:

【破風者之魂】騎兵生命增加

羈絆:

【資源徵收官】與泰伯特·佛雷共同上陣,內政時才智加成8%

背景故事:

“閃電大王”貝里伯爵落草為寇的消息很快傳到了他的家鄉——唐德利恩家族的黑堡。他唯一的侄女安德莉亞是一個年輕但堅毅的風暴地戰士,她也預見到了即將降臨到家族的遭遇。果然,君臨的蘭尼斯特們要求她向鐵王座屈膝,並且交出家堡黑港。

從風暴王的時代開始,唐德利恩家族一直負責守衛這座骨路上的軍事要塞,戒備多恩人的北侵。讓安德莉亞難過的是,這份職責看起來算是到頭了。她命令家臣處決了君臨的使者,將黑港的所有人分成海陸兩路,北上尋找叔叔貝里伯爵。如果找不到的話,她打算投奔叔叔曾效忠的史塔克家族,或者奔流城的徒利……或者一切和蘭尼斯特作對的人。

“我們只是暫時離開。終有一日,閃電會回到風暴中。”——安德莉亞·唐德利恩




泰伯特·佛雷


稀有度:

定位:騎兵I】【採集I】【生產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

技能:

【學徒的狂熱】資源產量增加、資源採集速度增加

羈絆:

【資源徵收官】與安德莉亞·唐德利恩共同上陣,內政時才智加成8%

【資源徵收官】與遊騎兵凱文共同上陣,內政時武力加成8%

背景故事:

具體有多少個佛雷爵士和佛雷小姐,只怕學城的博士們也說不清。如果問泰伯特學士這個蠢問題的話,他會回答:“跟那該死的孿河城底的石頭一樣多。”

泰伯特學士不是個普通的佛雷,他厭惡自己的家族,尤其是曾祖父瓦德·佛雷侯爵。當有人提起“黃鼠狼”這個比喻,他會第一個高聲附和。

逃避家族的一個好辦法,就是成為一名投身研究和服務的學士。但即使在學城,泰伯特也是出了名的不服管束。學士們認為他的好學勁兒用錯了地方。他不僅鑽研秘術,甚至私自利用秘術配置高級但危險的藥劑,比如坦格利安家族的“野火”。

在燒毀病房的事故發生後,泰伯特被虢奪了學士項鍊,逐出了學城。但學士們不知道的是,他帶上了那份令人恐懼的配方。而且他很清楚自己在哪裡能發揮“才能”,比如君臨城的科本大人,就肯定有話跟他聊。





鐵金庫的簡妮



稀有度:

定位:【騎兵I】【建造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限時活動

技能:

【美人的裙袂】建造加速

羈絆:

【建築總管】與遊騎兵凱文共同上陣,內政時才智加成8%

背景故事:

簡妮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身世,很多人說她出生在里斯的貧民窟,她的父母都是奴隸。但是沒有人敢當著簡妮的面說這些閒話了。這個女孩已經憑著自己的聰慧和美貌,已經攀上了布拉佛斯乃至自由貿易城邦當中最重要的勢力——鐵金庫。她日夜出入權貴的聚會,衣袂飄飄,令人心醉。

在鐵金庫裡具體做些什麼,簡妮總是守口如瓶。即使在布拉佛斯海王的宴會上,她也是得體地繞開了所有的問題。但這其實就是她的職責:利用交際花的身份,尋找能為鐵金庫帶來收益的人,不管他們是想要藉錢,還是能“幫助”別人還錢。

喜歡她的人們迷戀她的美貌,覺得她有與生俱來的神秘感。厭惡她的人則覺得,她只是靠著皮囊來抬高自己,說不定是和鐵金庫的泰楚·奈斯托斯大人有些見不得人的交易。但這些都不重要。美貌會如花瓣凋零,而仰慕者也會隨之散去,但金錢和權勢則會給流浪異鄉的女孩帶來安全。



具體說明內容,以遊戲內實際顯示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