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GOT」-弓兵指揮官介紹

索倫·波頓


稀有度:

定位:弓兵II】【輸出II】【建造I

產出途徑:神聖預言

技能:

【奢夫之箭】弓兵攻擊時增加弓兵傷害,持續2回合

羈絆:

【首席建築總管】與梅麗珊卓共同上陣,內政時才智加成20%

【神射手】與西蕊·徒利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16%

【微笑殺手】與羅納爾·艾林共同上陣,出征時才智加成16%

【劊子手】與馬索斯·提利爾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20%

背景故事:

索倫是“老剝皮”盧斯·波頓的堂兄的兒子,從小和盧斯的長子多米利克一起長大,曾經想要成為一名學士。他繼承了波頓家特有的淡色眼睛,但比起安靜的盧斯大人,索倫更愛笑,被稱為“微笑的索倫”。有些不知道他姓氏的女人會誤以為他是個熱情開朗的青年。

多米利克·波頓死於“胃病”之後,索倫便被父親帶離了恐怖堡。有傳聞說他的死和索倫有關,但更多的人願意相信他如果不離開恐怖堡,將會是老盧斯那個私生子的下一個受害者。

雖然波頓家族已經有幾百年禁止對俘虜剝皮,但索倫有一雙靈活的手和一套完整的刀具,對人體結構也一直很感興趣。在波頓背叛史塔克家族後,索倫帶著獵手弓和剝皮刀回到了家族。至於他的目的是為了曾經的好友多米利克復仇,還是別的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寒冬裡唯有熱血令手指和刀鋒感到溫柔。“——索倫·波頓



馬索斯·提利爾

稀有度:

定位:弓兵II】【群傷II

產出途徑:神聖預言

技能:

【園丁的血脈】弓兵攻擊時有機率攻擊3個隨機目標,造成一定傷害

羈絆:

【劊子手】與索倫·波頓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20%

【狂熱野心家】與不朽男巫克拉弗里斯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16%

背景故事:

在馬索斯年幼的時候,高庭的貴族生活是愜意的,即使簒奪者戰爭已經如火如荼。但隨著他的父親,梅斯·提利爾公爵的堂弟,被當做風息堡之圍的替罪羊逐出了維斯特洛,一切戛然而止。儘管勞勃國王寬恕了擁護瘋王的提利爾們,史坦尼斯公爵可不會這麼大度。馬索斯的父親告訴他:他們什麼也沒有做錯,可為了家族的利益,這是必要的犧牲。

但馬索斯不想這麼逆來順受。在厄索斯流亡的日子裡,他吃盡了苦頭。不僅如此,這個姓氏還讓他被奴隸販子們嘲弄,被平民們譏諷。仇恨在他心中發酵。他發誓要那些傢伙也嚐嚐在泥巴里顛沛流離的滋味,不論是鐵王座上的簒奪者,還是道貌岸然的提利爾們。

父親死後,馬索斯加入了“寒鐵”伊葛·河文創立的黃金團,並靠著殘酷血腥的手段迅速成為了一名指揮官。戰爭將至,龍之母和君臨的蘭尼斯特們都想要得到黃金團的幫助。而他將會選擇造成更多流血的那一方。



梅麗珊卓


稀有度:

定位:【弓兵II】【建造II

產出途徑:活動-首次儲值/商城-貴族禮包

技能:

拉赫洛的光耀】建造速度提升

羈絆:

【首席建築總管】與索倫·波頓共同上陣,內政時才智加成20%

【建築總管】與西蕊·徒利共同上陣,內政時謀術加成16%

背景故事:

火紅的衣袍和長髮,如火焰一般鮮紅耀眼的外型,那便是火焰祭司梅麗珊卓。她是拉赫洛的女祭司,自稱擁有光之王的指引,能預言未來之事,並對自己的預言深信不疑。
梅麗珊卓來到史坦尼斯·拜拉席恩身邊,她自稱認定史坦尼斯是“注定稱王之人”,並效忠於他。史坦尼斯被她所展現的魔法所折服,並藉她的魔法擊敗了弟弟藍禮。
神秘、美麗而危險,梅麗珊卓善於用獨特的方式說服他人,她的信仰也如同火焰般熾熱。她的眼中只有侍奉光之王的使命,她甚至不需要像凡人一樣進食,僅憑光之王就能滿足所需能量。



不朽男巫克拉弗里斯

稀有度:

定位:弓兵I】【輸出I】【生產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家族商店

技能:

魁爾斯的咒語】弓兵攻擊增加

羈絆:

【狂熱野心家】與馬索斯·提利爾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10%

【榮譽捍衛者】與羅納爾·艾林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8%

【資源徵收官】與蘭娜爾·風暴共同上陣,內政時才智加成8%

背景故事:

男巫們在魁爾斯的影響力正在減弱,尤其是俳雅·菩厲被丹妮莉絲·風暴降生的龍燒死之後。甚至連男巫“不朽者”們的聖地“不朽之殿”都慘遭破壞,看起來更像一座鬼城。但是克拉弗里斯並不打算屈從於這樣的現狀。他潛入“不朽之殿”的廢墟中,飲下殘餘的“夜影之水”,然後暫時失踪了。

很多人認為,之後魁爾斯和整個厄索斯的一系列怪事都和克拉弗里斯的魔法有關。包括神秘的刺客組織“遺憾客”重返魁爾斯,轉而在多個自由貿易城邦挑起恐怖的連環暗殺,甚至連龍之母都遭到了死亡威脅。當然,這一切的怪事的頂峰,就是魁爾斯人發現被毀的“不朽之殿”在一夜之間重新矗立了起來。

回歸的克拉弗里斯重新列席十三鉅子的會議,這些座位上的人選已經有所變動。細心的僕人們發現,其中一部分人的嘴唇變成了和男巫一樣的藍色。



西蕊·徒利

稀有度:

定位:弓兵I】【輸出I】【建造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主線任務、家族商店

技能:

桀騖之心】弓兵攻擊增加

羈絆:

【建築總管】與梅麗珊卓共同上陣,內政時才智加成10%

【神射手】與索倫·波頓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10%

【林間遊俠】與羅納爾·艾林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8%

【機敏斥候】與跳蚤窩的埃格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8%

背景故事:

儘管以歷史上著名的美人命名,西蕊從來不是一個普通的貴族淑女。跟她的徒利堂親們比起來,她看起來過於好動,據說負責教導她的修女換了三個,都不能讓她乖乖學習淑女的禮儀。相反,她熱衷於打獵和騎馬,經常央求奔流城的教頭和騎士們帶她外出射箭遊獵。她甚至還有三條屬於自己的獵狗,個個都是追捕獵物的好手。

在徒利家族舉旗支持北境之王時,西蕊的父親為了躲避責任,帶著她前往母系布萊伍德家族的鴉樹城。這讓西蕊覺得非常恥辱。她帶著親信的僕從護衛和她的獵狗,偷偷離開了鴉樹城。他們往北而行,希望能夠找到凱特琳夫人或者其他的北境人,然而他們卻得到了北境被鐵民和波頓家族佔領的壞消息。

一些護衛認為他們應當返回鴉樹城,但西蕊並不會屈服於現狀。作為凱特琳夫人的忠實盟友,這個小有名氣的弓手決定用自己的方式維護她心中的國王。



羅納爾·艾林

稀有度:

定位:弓兵I】【輸出I】【訓練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家族商店

技能:

遊俠的琴音】集結弓兵攻擊增加

羈絆:

【微笑殺手】與索倫·波頓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10%

【林間遊俠】與西蕊·徒利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8%

【練兵教頭】與亞莉珊·蘭尼斯特共同上陣,內政時幸運加成8%

【榮譽捍衛者】與不朽男巫克拉弗里斯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8%

背景故事:

普通人看不出羅納爾是一個艾林,可能會覺得他是個游吟詩人。畢竟那些鷹巢城的貴族都穿著華麗的綢緞,住在高不可攀的宮殿裡。可羅納爾不同,人們甚至能在小路的酒館和鄉野的集市上看到他——微笑著撫弄著豎琴,用甜美的嗓音為路過的姑娘高歌一曲。

然而羅納爾的真實身份藏在他的遊俠披風之下。作為瓊恩公爵的小侄子,他從伯父那裡得到了一份沉重的差事:收集谷地的情報——不論是貴族還是“野蠻人”,時刻警惕他們的一舉一動。混跡鄉野不過是潛伏的一部分,他的戰鬥技巧也毫不遜色,尤其是他的弩箭。曾和他一同平叛的月門堡守護羅伊斯大人這麼評價羅納爾:“一個少見的聰明人,也是個神射手。”

自從“乖羅賓”勞勃·艾林公爵繼承鷹巢城之後,谷地的各路諸侯和氏族都不服管束,蠢蠢欲動。羅納爾的職責就是維護艾林家族的權威,把這些心懷不軌的蛀蟲都捉出來,然後碾碎。



跳蚤窩的埃格

稀有度:

定位:弓兵I】【生命I

產出途徑:流亡者要塞、占星預言、神聖預言、家族任務

技能:

【小小鳥的低語】弓兵生命增加

羈絆:

【機敏斥候】與西蕊·徒利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8%

背景故事:

當瓦里斯多年之後再次見到埃格,他幾乎認不出那個君臨的跳蚤窩裡蓬頭垢面的小乞丐了。男孩穿著得體的自由城邦服飾,拿著潘托斯的竹笛,微笑著跟他打招呼。這孩子都長得比提利昂大人高了,瓦里斯想。

埃格曾是八爪蜘蛛最得力的“小小鳥”之一。他不僅是可靠的情報來源,並且總能把消息安全傳遞出去,從未失手。這身本領讓瓦里斯放心地把重要任務交給他,包括與伊利里歐總督的密信。直到泰溫公爵命令金袍子“清掃”跳蚤窩的時候,瓦里斯才偷偷把他送到了潘托斯。讓瓦里斯沒想到的是,他靠著跳蚤窩裡的本事,在自由城邦依然來去自如,還當上了總督的情報總管。

“他現在可是我的小小鳥了,瓦里斯大人。”
“不,總督大人。我想他現在是自由的小小鳥了。”



亞莉珊·蘭尼斯特

稀有度:

定位:弓兵I】【訓練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

技能:

【疾風之弩】全兵種訓練時間減少

羈絆:

【練兵教頭】與羅納爾·艾林共同上陣,內政時幸運加成8%

背景故事:

出生在蘭尼斯港的蘭尼斯特旁支,對於亞莉珊來說,已經非常“不公平”了。更糟糕的是,她的頭髮也不是金色,以致於親戚們都質疑她的血統。但驕傲要強的性格絕不允許她對這些異樣的目光屈服。她決意不做父母手裡用於換取地位財富的聯姻工具,而是四處學習戰鬥技巧,最終成為了蘭尼斯港守衛的一名指揮官。

亞莉珊的武器是一把經過特殊改造的弩,這支毒蛇般的武器可以快速射出多發弩箭。她曾用它制服過不少盜賊流寇,但也誤傷過她的心上人——伊倫·布萊伍德。儘管這個年輕人是河間地貴族的人質,她卻在他身上發現了不一樣的魅力。他不僅聰明有趣,內心也非常沉穩隱忍。

跟他相處非常快活,但是亞莉珊也一直藏著一絲顧慮。假如有一天伊倫逃跑,她該作何選擇?一箭射穿他的腿,還是跟他遠走高飛,離開這個她並不喜歡的家族?看來她還需要時間來尋求答案。



蘭娜爾·風暴

稀有度:

定位:【弓兵I】【生產I】【採集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

技能:

狹海的魅影】資源產量增加、資源採集速度增加

羈絆:

【資源徵收官】與不朽男巫克拉弗里斯共同上陣,內政時才智加成8%

背景故事:

看著病榻上行將就木的老婦,蘭娜爾很難將她與曾經風暴地最美的女人聯繫起來。在諾佛斯染上的灰鱗病讓她看起來已經和“石人”差不多,只有蘭娜爾知道她舊時讓國王都流連忘返的美貌。

老婦講起與國王的一夜溫存時總是不厭其煩。那時候,國王還只是起兵叛亂的風息堡公爵。但多年之後,瓊恩·艾林大人找到了她們母女,讓二人即刻逃往自由城邦。蘭娜爾記得那晚的龍石島港口,艾林大人眉頭緊鎖,而旁邊的史坦尼斯大人則滿臉慍怒。艾林大人對母親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種性強韌”。老公爵一邊看著蘭娜爾的黑頭髮和藍眼睛,一邊嘆氣。

“種性強韌。”蘭娜爾低聲複述,現在她才懂得這句話的重量。這句話代表了國王的血脈,對鐵王座的繼承權。她走出帳篷,營地裡是百槍團和暴鴉團的佣兵。他們收了鐵金庫的佣金,準備跟著這個黑髮姑娘去攪亂維斯特洛。

“即使我的姓氏是‘風暴’,我也絕不會把這份父輩的饋贈,拱手讓給蘭尼斯特的雜種。”——蘭娜爾·風暴



綠先知賽門

稀有度:

定位:【弓兵I】【醫療I

產出途徑:普通委託

技能:

渡鴉的視野】治療速度增加

羈絆:

【醫療學士】與安妮·海塔爾共同上陣,內政時信仰加成10%

背景故事:

學城的佩雷斯坦博士曾經指出:一千個人裡會有一個易形者,但是一千個易形者裡才可能出一個綠先知。賽門可能就是那個“最後的綠先知”,可沒人相信。即使是他的野人朋友們也覺得他只是個普通的北境易形者。有先民血統的人會做一些“綠色之夢”,這很正常。

可是賽門的內心知道,某些能力並不是控制動物的意識那麼簡單。格雷爾那樣的易形者可以用狼眼看到敵人,但是他卻可以用烏鴉的眼睛看到過去和未來。而這也是他離開澤地的故鄉來到塞外的原因。那棵巨大的魚樑木在夢中召喚他,讓他在冰雪中看到死人大軍的踪影。

“塞外之王”曼斯·雷德很尊重這位“南方人”。因為“預言者”賽門幫助了他發現了死人大軍的踪跡。某種程度上,這可是救命之恩。



具體說明內容,以遊戲內實際顯示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