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GOT」-步兵指揮官介紹

桑鐸·克里岡


稀有度:

定位:步兵III】【輸出II】【反擊II

產出途徑:轉盤活動

技能:

【獵犬之牙】步兵傷害增加,受到攻擊時有機率反擊目標,造成傷害

羈絆:

【追獵者】與羅柏·史塔克共同上陣,出征時信仰加成30%

背景故事:

正如他的外號“獵狗”那樣,冷漠、寡言、服從是人們在桑鐸·克里岡身上貼上的標籤。他出生於克里岡家族,他的哥哥是“魔山”格雷果·克里岡爵士。桑鐸的半邊臉被意外毀容,這是兒時他惹惱了哥哥所致。而這一創傷,也給桑鐸內心留下了深深的陰影,他害怕火焰,會因接觸火焰而極度驚惶。他不相信所謂的騎士榮譽,桑鐸認為那是虛偽的面具,“我不是騎士,我瞧不起他們和他們虛假的誓言。我老哥是騎士,你看他今天什麼德行?”他鄙視騎士規範,因為它們無法真正衡量善惡。他在君臨保護珊莎·史塔克,離開君臨後又一路關照落難的艾莉亞。他絕非殘忍無度之人,在他的心中,有著自己的“騎士精神”。



羅柏·史塔克

稀有度:

定位:步兵II】【輸出II】【防禦II

產出途徑:超值禮包、神聖預言

技能:

【少狼主的意志】步兵攻擊時有30%的機率為步兵增益效果,使步兵攻擊增加,防禦增加,最高疊加5

羈絆:

【追獵者】與桑鐸·克里岡共同上陣,出征時信仰加成24%

【無畏劍士】與御林鐵衛拉塞爾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20%

【北境奔狼】與珊莎·史塔克共同上陣,出征時信仰加成24%

【不敗之師】與山谷蠻女海莉共同上陣,出征時幸運加成16%

【勇武堅盾】與巨人賽格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20%

背景故事:

質樸堅韌、恪守榮譽、勇敢正義,這是嚴酷的北境賜予史塔克家族的優秀傳統。毫無疑問的,作為艾德和凱特琳的長子,羅柏繼承了這一優點。
自幼被當成“少狼主”培養,羅柏有出眾的軍事領導力,在父親艾德在君臨遇害後,他聯合封臣揮軍南下,決意對抗喬佛里。然而,戰略的短視和政治的不成熟成了他最致命的軟肋。他雖有打贏每一場戰役的領軍之才,卻沒有打贏戰爭的戰略規劃。少年意氣,感情用事,使他背棄和瓦德·佛雷的婚約,又判處瑞卡德·卡史塔克有罪,更因錯派席恩去鐵群島結盟,致使臨冬城遭襲陷落,導致喪盡了內外人心。一切事實都證明羅柏還沒有成為北境之王的器量,他不夠成熟,卻承擔了過重的責任。最終所有的惡果都在孿河城的“紅色婚禮”上爆發,瓦德·佛雷沒有放過宴會上的史塔克母子和其他賓客,釀造了史塔克家族前所未有的悲劇。



巨人賽格

稀有度:

定位:步兵II】【防禦II

產出途徑:活動-試煉之路

技能:

【撼地之擊】步兵攻擊時有60%的機率援護已方弓兵,分擔傷害

羈絆:

【勇武堅盾】與羅柏·史塔克共同上陣,出征時信仰加成20%

【自由民】與易形者格雷爾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16%

【陷陣先鋒】與血鬍子巴里特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20%

背景故事:

相較於一般巨人而言,賽格.溫姆.多哈.溫姆.蘇克在身高上略遜一籌,但他比其他巨人更靈活勇猛,視力也比一般巨人要好,具有著巨人罕見的狡猾頭腦,他的武器比其他巨人的要細,但是更結實沉重,木棒裡面似乎灌了金屬。賽格雖然有些古怪,卻十分受到同伴的歡迎,從未被他們排斥。強壯的瑪格就曾不止一次稱讚過賽格,認為他是不一般的巨人戰士。

賽格甚至會說安達爾人的語言。面對隨著凜冬而來的敵人,巨人們不知何去何從時,賽格會見了塞外之王曼斯·雷德,並同意了後者提出的向南遷移的建議。有傳聞說他身體裡有先民的血脈,賽格對此不置可否。

“一些東西隨著時間被冰封,一些則會穿過冰雪,獲得新生。”——賽格



御林鐵衛拉塞爾


稀有度:

定位:步兵II】【反擊II】【訓練I

產出途徑:神聖預言

技能:

【重甲之禦】步兵受到傷害時有30%的機率反彈傷害

羈絆:

【無畏劍士】與羅柏·史塔克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20%

【重甲騎士】與執法官奧斯蒙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16%

【練兵總教頭】與伊倫·布萊伍德共同上陣,內政時幸運加成16%

背景故事:

每個看到拉塞爾和他帶領的強盜們的人,心裡除了恐懼,還會有些困惑:為什麼這個穿著御林鐵衛白袍的傢伙,會和臭名昭著的勇士團強盜們混在一起?還好,他的敵人們通常沒空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拉塞爾的重劍來得太快了。

其實就算勇士團的佣兵也搞不清拉塞爾這身盔甲的來歷。一個比較可靠的說法是這樣的:拉塞爾是戴瑞家族的子孫,就是瘋王的御林鐵衛瓊恩·戴瑞爵士的戴瑞。那位忠誠但愚蠢的大人和雷加王子一起,戰死在紅寶石灘了。拉塞爾當僱傭兵也不是為了掙錢,而是為了有朝一日推翻拜拉席恩王朝,復辟坦格利安。至於這身簒奪者樣式的御林鐵衛盔甲嘛,多半是他在參與葛雷喬伊叛變的時候,宰了一個白袍子奪來的。

或許,拉塞爾就是想穿著御林鐵衛的白袍向簒奪者復仇,就像弒君者對瘋王做的事情一樣。難怪哪兒有叛亂他就去哪兒。



執法官奧斯蒙

稀有度:

定位:步兵I】【輸出I】【訓練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主線任務、家族商店

技能:

【仲裁之劍】步兵攻擊增加

羈絆:

【重甲騎士】與御林鐵衛拉塞爾共同上陣,出征時信仰加成10%

【不屈鬥士】與山谷蠻女海莉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8%

【練兵教頭】與伊倫·布萊伍德共同上陣,內政時幸運加成8%

背景故事:

奧斯蒙的父親是一位有產騎士,認識他的人都說他是一個古道熱腸、急公好義的好人。憑藉在勞勃起義中立下的戰功,他獲得了一座小城堡。五王之戰開始後,這位老人也響應了封君的召喚起兵出戰,但未能活著回來。

在這之後,奧斯蒙的家堡被一些敵人佔據,而他也被迫投奔父親的封君博蒙德伯爵。老爵士沒有子嗣,便將他收為養子,教育並訓練他成為一名戰士。好景不長,五王之戰後逃出河間地的叛軍們進攻他們的領地,而博蒙德伯爵被敵人用卑鄙的手段暗殺。原本負責防禦的奧斯蒙冷靜地集結騎士,趁夜火攻敵軍,俘虜了叛軍頭目。待到天亮時,他當眾將這些鼠輩一一審判,並親手處刑。這個舉措震懾了殘餘的匪軍,並為他贏得了“執法官”的綽號。

在家臣的支持下,奧斯蒙繼任了領主之位。他將會守護家族和榮譽,一如他向父輩們立下的誓言。



山谷蠻女海莉

稀有度:

定位:步兵I】【防禦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流亡者要塞、家族任務

技能:

【山谷的戰歌】步兵防禦增加

羈絆:

【不敗之師】與羅柏·史塔克共同上陣,出征時信仰加成10%

【不屆鬥士】與執法官奧斯蒙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8%

【野蠻鬥士】與易形者格雷爾共同上陣,出征時武力加成8%

背景故事:

谷地的“文明人”們習慣稱高山氏族的部落為“野蠻人”,因為他們簡直跟陸地上的鐵民似的,只靠成群劫掠,卻不事生產。而且他們還對自己的傳統頗為自豪,認為劫掠是勇武的象徵。

海葛之女海莉正是劫掠者中的佼佼者。雖然出身氏族部落,海莉長得卻非常白淨標致,用安達爾人的標準來看,也是一個美人。但她自己並不喜歡這份長相。鷹巢城的情報官羅納爾·艾林曾經潛入明月山谷,卻誤以為海莉是被部族劫持的“文明人”。這讓海莉覺得頗為恥辱,以至於她給自己起了“山谷蠻女”的綽號來證明自己是個真正的劫掠者。

只要見過海莉手段的“文明人”騎士,就絕不會看輕這個凶悍的女人。她曾經帶著人搶劫鷹巢城山腳下的血門要塞,說實話,蘭尼斯特的軍隊都不一定辦得到。



易形者格雷爾


稀有度:

定位:步兵I】【生命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流亡者要塞、家族任務

技能:

【鷹之眼】步兵生命增加

羈絆:

【野蠻鬥士】與山谷蠻女海莉共同上陣,出征時謀術加成8%

【自由民】與巨人賽格共同上陣,出征時信仰加成10%

背景故事:

人們在一些事情上彼此相似,在另一些事情上又迥然不同。格雷爾是“巨人殺手”托蒙德的好朋友,兩個人經常一起比賽喝酒吹牛。但和托蒙德不一樣,格雷爾是個深藏不露的易形者。幼年時的格雷爾就已經可以控制渡鴉,和學士們單純利用渡鴉送信不同,托蒙德可以和渡鴉自由交談。他的項鍊上的木頭來自塞外某棵大得異乎尋常的魚樑木,是幼年的他和托蒙德一起砍伐得到的,這些木頭能夠增強他的易形者能力,並在和巨人的戰鬥中幫了托蒙德大忙,被托蒙德的手下稱為“機靈的格雷爾”。

他能夠操縱熊來戰鬥,輕鬆地扼殺攻擊他的人,但是隨著年齡增長,這種能力帶來一些不太好的後遺效應,大大影響了他的健康,讓他不能像年輕時候那樣痛快地喝酒了。

“冬天的早上不要吵醒我!除非有麥酒和老朋友。”——格雷爾



伊倫·布萊伍德

稀有度:

定位:【步兵I】【訓練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

技能:

【不滅的意志】全兵種訓練時間減少

羈絆:

【練兵總教頭】與御林鐵衛拉塞爾共同上陣,內政時幸運加成10%

【練兵教頭】與執法官奧斯蒙共同上陣,內政時武力加成8%

背景故事:

伊倫的叔父,布萊伍德家族的泰陀斯伯爵向詹姆·蘭尼斯特爵士投降後,五王之戰在河間地正式落下了帷幕。所有支持北境之王的領主均已降服於鐵王座,而伊倫作為人質被送往凱岩城,以確保他的叔父維持忠誠。

伊倫並不像他的堂弟們那樣熱衷冒險和戰鬥,剛到凱岩城時,他甚至向克雷倫學士借了很多書來閱讀。但隨著他對歷史和戰爭的學習,他認識到現實的殘酷,以及自己如坐針氈的位置。他開始練習武藝,身體變得強壯結實。他穿著西境服飾,甚至能模仿西境口音,看起來和凱岩城的貴族無異。那些蘭尼斯特親兵們也很喜歡他,教了他不少招式,對他的看管也非常寬鬆。

在蘭尼斯港遊歷時,伊倫認識了亞莉珊。這個女孩是蘭尼斯港的蘭尼斯特,也是伊倫見過最厲害的弓弩手之一。雖然二人相處甚歡,但伊倫絲毫不敢掉以輕心。畢竟他是先民的後裔,屬於河間地和北境。只要他的家族需要,他將隨時殺出一條回家的路。



火斧雷蒙德

稀有度:

定位:【步兵I】【科研I

產出途徑:占星預言、神聖預言、限時活動

技能:

【烈焰之斧】科研速度提升

羈絆:

【科研學士】與麻雀武士費斯共同上陣,內政時幸運加成8%

背景故事:

雷蒙德原本只是個淳樸的獵人。他在奔流城附近生活,向他叫不上名字的貴族老爺繳納賦稅,直到五王之戰打破了他寧靜的生活。

他的妻子被殺,獨子被戰馬撞倒昏迷。他向七神祈求,得到的回應只有沉默和死亡的腐臭。一個路過的紅袍僧向這個無助的男人伸出了援手。他跪倒在男孩身邊,口中念念有詞,笨拙而虔誠。但隨著他的音調越來越高,男孩猛地咳嗽,醒了過來。

這個外邦和尚自稱密爾的索羅斯。他告訴雷蒙德,這並非他的能力,而是光之王的賜福。索羅斯的隊伍被稱為“無旗兄弟會”,他們隨時歡迎像雷蒙德這種失去生活的普通人,一起對抗那些奪走他們生活的人。雷蒙德皈依了拉赫洛,拿起他的斧子加入了戰鬥。他會保護自己的土地和親人,光之王讓他無所畏懼。

“燃燒我的兵刃,照亮我的戰鬥。主啊,指引我。因為這長夜黑暗,且處處險惡。”



具體說明內容,以遊戲內實際顯示為準